'>

分批办婚宴、水瓶灌茅台、会议室请名厨……贪官都耍啥小聪明

分批办婚宴、水瓶灌茅台、会议室请名厨……贪官都耍啥小聪明

2019-01-28 02:38

原标题:分批办婚宴、水瓶灌茅台、会议室请名厨……贪官都耍啥小聪明
9月11日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发表评论:“寿星”缺席寿宴终被查处,印证了“躲得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”这句老话。顶风违纪者总认为自己能蒙混过关成为“例外”,但现实却很“骨感”,纵使你有“七十二变”,也逃不过监督者的“火眼金睛”。
当日的另一篇评论文章写道:有些党员干部并不是不知敬畏,而是自恃“聪明”。正如文永良所为,明知违纪还要铤而走险,就是自以为耍小聪明可以掩人耳目、瞒天过海。不耍小聪明,是为大智慧。
9月8日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曾报道,近日,重庆市涪陵区区委第二巡察组在走访李渡街道桂花园社区群众时,听闻社区居委会主任文永良给自己大操大办50岁生日宴,但蹊跷的是,寿宴上竟无“寿星”。原来,宴席当天,文永良心虚害怕出事,所以决定自己不露面,由妻子和孩子招呼客人。文永良心想,只要自己不出面就好,自欺欺人以为能够蒙混过关。
可见,中纪委机关报连发两篇评论痛批的其实是同一人。
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梳理发现,贪官们为躲避监督、躲避惩处耍过不少小聪明。翻阅贪官的忏悔录,“心存侥幸”“自以为聪明”也成为不少人忏悔关键词。
摆酒扮“家宴”,敛财还债
据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报道,2015年年初,距离农历春节还有大约一个月的时间,贵州省石阡县石固乡原副乡长杨兵在石固乡平坝村大寨组老家以“杀年猪吃家宴”的名义操办酒席,随着众位“亲朋好友”的光临,匿名举报电话也打到了石阡县纪委。
这一线索引起了县纪委的重视,调查组立即前往核实。在现场,调查组成员看见有6桌人正在吃酒席,但未发现礼簿,杨兵家人及参与吃酒席的人均称是在“吃家宴”,并未送礼。由于当事人手段隐蔽,调查组在现场没有找到突破口。
随后调查组进行深入了解,得知杨兵在石固乡的街道边新建了一栋六层砖混结构的房屋,建房造成家中负债60多万元。杨兵的父亲和妻子便不断怂恿他以乔迁名义办场酒席,以便收些礼金缓解还债压力。
于是,为了逃避监督,杨兵把这场活动伪装成了家宴。当天,当事人的亲戚、朋友、本地村民、国家干部等近100人到场,其中绝大多数人送了礼金。当天杨兵共收取礼金19020元。
石阡县纪委最终认定,杨兵是在县委县政府几次禁酒令出台后顶风违规操办酒席,在该乡干部群众中造成较大负面影响,给予杨兵撤销党内职务、行政职务处分,明确为科员。
分4批办婚宴,宴请4百公职人员
儿子要结婚了,为了既不掉面子,又不违规超标,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人社局原副局长罗安义跟组织耍了一个“小聪明”。
2015年4月,罗安义向组织报告将为儿子举办婚宴一事,他在《婚庆事宜报告承诺书》上郑重承诺:“将严格遵守相关规定,邀请参加婚礼的人员限定在亲属范围之内,自觉接受组织和群众的监督。”该自治州人社局党组书记、局长高晓东和纪检组长李忠提出了“婚宴不要超过20桌、人数不要超过200人”的要求。
然而,据《兰州晨报》报道,罗安义为了能大操大办儿子婚宴,采取分批宴请的办法,10天内分4次设宴,共48桌,宴请了480人。
在宴请的480人中,仅有87人是罗安义夫妇及儿子、儿媳的亲戚朋友和同学,其他人均为他们所在单位的同事、其他州直部门和县(区)人社部门公职人员,违规收受礼金11.22万元。
矿泉水瓶装茅台,会议室里请名厨
说到耍小聪明,就不能不提天津医药集团原董事长张建津,他曾经发明了“矿泉水瓶装茅台”的“妙招”。
2015年12月22日,中纪委网站曾批张建津阳奉阴违,口头喊遵照执行,背地里我行我素。用他自己的话讲,就是“把中央精神当成口号,当作幌子,当作与国企无关的东西,说与做两张皮,该吃吃、该喝喝”。
2013年5月至2015年8月受审查前,张建津常常以商务接待为名,频繁出入高档酒楼,组织和接受公款宴请,每餐“燕鲍参翅”等高档菜肴必点,茅台、五粮液、特供保健酒必上,而且一般茅台酒不入口,要喝就喝15年、30年的年份茅台酒。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